新闻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

新闻中心>巴蜀周末

王学元:“傻医生”坚守深山49年

新闻来源:遂宁新闻网 更新时间: 2018-06-23 00:00

  8.jpg

◎全媒体记者 胡蓉

  49年里,背坏11个药箱,亲手接生117个孩子,接诊上万多人次……从朝气蓬勃的少年到年过花甲的老人,他的大半生,几乎都用脚来回丈量着偏岩村山下的小路,为山村里的病人送去安康。

  49年行医路,安居区马甲乡偏岩村乡村医生王学元在坚守着。

  6月14日,记者踏着泥泞土路辗转来到王学元治病救人的诊所。看着背着药箱从外急匆匆回来的他,一旁村民打趣道:“‘庇护神’又赶集(替别人看病)回来了。”

  “傻医生”留在山里受罪

  安居区马甲乡偏岩村地处重庆市、花岩乡、大安乡三地交界处。这里群山耸立,条件艰苦,每当有人生病求医问诊就无比艰难。

  王学元的卫生室就坐落在群山之中。当记者电话联系王学元时,电话里中气十足的声音直率地拒绝着:“你莫来,这里路烂得很,不好走。”

  路的确不好走。当天下雨,摩托车在泥泞的土路上打滑几次,平时只需20分钟的摩的路程延长至1个小时。在卫生室坐了半个小时,才等到背着药箱出诊回来的王学元:挽起的裤脚沾满泥巴,破旧的木药箱斜跨着,脚步很匆忙。

  1954年,王学元出生在贫穷的偏岩村。年幼时,目睹同村伙伴妹妹因高烧没能及时救治而离世,此后他立志学医。1970年,偏岩村成立合作医疗站,当时有3个医生,王学元是其中一名。1982年土改后,医疗站解散,医生只能自己投钱建立卫生站。后来的医生因条件艰苦放弃了,只有王学元留了下来。逢大雨就会漏水的破烂土房,自己找的药柜、桌子、凳子,买来药箱,简陋的卫生室在偏岩村扎根下来了。

  “那个年代最怕的就是生病,没钱不说,关键是村里连个医生都没有。”村里81岁的老人卢素清感触良多:“卫生室开起来了,大家心里都踏实。”

  在很多人看来,王学元是个“傻医生”,放着城里好条件不去,偏偏留在山里受罪;给乡亲治病随喊随到,偶尔还倒贴钱给病人。然就是这份“傻劲”,他用简陋的听筒、针筒和一张张发黄的欠条,让偏岩村几十年从未出现过医疗事故,换来了无数村民的健康。

  “接生公”迎接117个新生命

  “王伯伯!”路过村卫生室的小孩与王学元格外亲昵。“村里上到三十几,下到几岁的娃儿,大多是王医生接生的!”前来就诊的84岁王阿公一语道破天机。

  上世纪70年代的偏岩村,最初接生剪脐带是把竹块用刀削锋利后直接割,这是土办法。但竹块带有细菌,这种方法接生的婴儿容易得破伤风,天折率比较高。

  为解决村里新生婴儿天折率问题,王学元特意找到做接生工作的嫂子向她学习。男人接生,对意识保守的农村而言,不亚于原子弹爆炸,当时20岁还未结婚的王学元遭遇了来自父母、朋友、邻里各方面的不理解、白眼、鄙视和压力。“听说我要接生,一位从小耍大的伙伴直问我‘是不是疯了’。”

  他没有退缩。根据嫂子的接生经验,结合自己学习的西医手术消毒方式,王学元把“新法接生”带进大山。第一剪是1972年深夜。听到嫂子老师在屋内让他进屋剪脐带时,王学元镇定地对着脐带剪了下去。结束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后,他才发现背后已被汗水全部打湿。那一剪很漂亮。而今,当年接生下来的婴儿已是家里的顶梁柱。

  王学元去买了手术刀、卫生剪、脐血带再用双氧水消毒;山里气温到晚上很低,刚出生的新生儿如果体质不好,他会模仿大医院的暖箱给婴儿保温。用了“新法接生”以后,王学元接生的婴儿存活率百分之百。这些点滴,让村民逐渐接受“男医生接生”的观念,甚至一提到接生时,王学元是不二人选。

  从1972年到2006年,王学元亲手迎接过117个生命来到人世,不少家庭父子两代人都是经他之手降生。

  “现在都去正规医院分娩,更加安全。”而今,不再担当“接生公”的王学元又为自己找到了另一份任务:接种疫苗通知员。到时间了,他就挨个通知村民带着孩子去打预防针。

  “王经打”的十一个药箱

  偏岩村村民口中,王学元除了王医生的通用称呼外,还有一个绰号:王经打。

  这个带着敬意的绰号是有来历的。和城里将病人送至医院不同,村里看病基本上是到病人家中上门服务的。为给病人看病,王学元经常一走就是几个小时,有的病人家在山里,走夜路、土路、翻山越岭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  以前山里是完全没有路的,王学元上下山都是靠手拉树干、脚踩树桩,白天看得见还行,晚上要去看病,经常都要摔几跤。“幸好我经实,”回忆以前,老人哈哈大笑着,“王经打”的绰号也是由此而来。

  2009年深夜,熟睡的王学元被手机铃声唤醒:80多岁的老人赵国云摔倒人事不省。彼时屋外暴雨倾注,已55岁的王学元提着药箱毫不犹豫地出了门。

  到赵大爷家时,王学元浑身上下已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了。用帕子抹去脸上雨水,王学元立即听诊。经过诊断,赵大爷需要输液,但到处都在漏雨的房子里找不到输液地点。“我来守着他,你先休息。”王学元转身劝慰着赵大爷年过八旬的妻子。当天夜里,王学元一直撑着雨伞,帮输液的赵大爷挡去漏雨,输液结束时,他的双手已经酸痛得举不起来了。

  王学元的卫生室,最醒目的是药柜上依次陈列着几只破旧药箱,或背带断裂,或磨损太大,都已无法使用。“这些箱子本来结实得很,就是经常背,都背坏10个啦。”每一个药箱都有一段故事:这个凹陷是上次爬山时踩滑了撞上树的,这些磨砂痕迹是摔倒在地留下的……抚摸着药箱,王学元颇为感慨。11个药箱,是王学元49年行医的见证与传递。

  2019年,王学元67岁了,早已到退休年龄。他却不想走:“现在村里的都是有慢性病的老年人,他们身体差,很多都不能搭车去镇上看病,如果我再走,哪个来照顾他们嘛。”

  王学元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很健康,还能走着去帮忙看病。他希望余生能似村头那几株苍翠的松柏一样,永远守望着乡亲们。


责任编辑:杜鹃    编辑:王玮

相关新闻

今日关注

遂宁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news@snxw.com 举报电话:0825-2321500

地址:四川省遂宁市遂州中路718号 邮编:629000 电话:0825-2321500 传真:0825-2324488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1120170008 蜀ICP备05003517号 川公网安备 51090302000108号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川B2-20110150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川)字第101号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四川省互联网举报中心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网络110
报警服务
网上有害信息
举报专区